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

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上海市监察局

【清风时评】官场提拔谁查办谁都得听听他的,这些老板是怎么当上“组织部长”的?
2018年5月15日 11:24

  这是近日司法部门公布既判案件中的两起“案中案”——原广州市府副秘书长晏拥军身边,常年有一个郭老板,像“皮夹子”一样为晏秘书长买单,供他吃喝嫖赌,被晏拥军封为“私人生活秘书”。晏秘书长打牌赌博,开房300次,郭老板付了六七十万;晏秘书长召妓200次,嫖资均由郭老板支付,又是六七十万。郭老板付账付得阮囊羞涩了,只好将老父的房子抵押出去借了100万——因为要当好“生活秘书”为晏秘书长买单啊,晏秘书长随即将一大块停车场的使用权无偿交给了郭老板经营......

  晏秘书长给郭老板的头衔,不过小小“生活秘书”,郭老板所图求的,也不过是发一点小财。但是另一个“案中案”就不是那么“小儿科”啦——南平市有一个陈老板,“跟随”检察长娄彩敏多年,为他鞍前马后“安排生活”。当地都知道陈老板是娄检的小兄弟,说话十分管用,于是不少人找娄检察长办事,甚至连检察系统的干部安排、员警调动,都要通过陈老板给娄检“说”。只要陈老板“发声音”,娄彩敏多能“义气”地予以关照办妥,所以当地人称陈老板不光有钱是个富翁,更是南平市检察院的“常务副检察长”,于是“严肃的组织人事问题,在这里被搞得乌烟瘴气”。

  其实这类的“常务副检察长”,并不止陈老板一个,长期担任组织部长的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身边,也有一个徐老板。从过往紧密发展到言听计从。徐老板先后给了李部长李书记1370万,便开始就组织人事安排“发声音”,某人职务升迁,某官职务调整,徐老板大可“做主”;连组织部的办公室主任,都是徐老板“提名安排”的呢!李云忠对徐老板的“保荐”,有求必应,没有打回票的,于是这个房地产老板,便成了当地无人不知的“地下组织部长”!

  从“私人生活秘书”到“常务副检察长”,再次提出了政商关系这个大课题。在我们的国情之下,政商关系尤其突出,尤其不易处理好。我们说,政府要为企业服务,官员要甘当“店小二”,就必须同老板“交朋友”。但这种官商之间的友情,必须是像总书记说的那样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不但不要勾肩搭背,尤其不能有任何金钱往来、利益输送。过去一些年,收受商人货币、股权、房产等的官员有,但恐怕并非多数,多数的是“生活秘书”,用老板的“资源”、叫他当“皮夹子”买单,吃他的、用他的、打他的高尔夫、游他的“列国行”,这样的“往来”,人们并不陌生,这样的“兄弟情深”,就必须严肃治理。

  从“私人生活秘书”到“常务副检察长”,更提出了一个值得深层次警惕的问题——中国的商贾,向来有结交官员、当“红顶商人”的历史,其中也不乏“围猎”官员的。这种“围猎”,固然多有像前文郭老板那样,甘当“私人生活秘书”不过为了发财、为了一块停车场而已,但不可忽视的是,已经有了少数奸商,他们花银子买路,把官员拖下水,是盯住了“常务副检察长”、“第二组织部长”那样的“境界”——有的老板对政治兴趣浓厚,插手官场的党争派斗,尤其是干预干部人事安排,他们的眼睛,不光是盯着区区一块“停车场”,而是要安插自己的代理人、代言人、代表人物,有着其“高层次”的要求。三晋最大的煤老板张某,不就是那种“山西官场的影子老板”以及“太原第二组织部长”吗?提拔谁、搁置谁、重用谁甚至查办谁,都要“听一听张总的意见”!

  这种畸形的事例,是政商关系中一个值得重视的动向,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这些“老板”只甘于当“私人生活秘书”——他天天想做地下幕后的“常务副检察长”呢!(凌河)

来源: 上观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