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读取jquery

【清风时评】在“奇葩”盛开的地方执纪
2018年5月14日 09:33

  在“奇葩”盛开的地方执纪

 

   贪官落马后,“奇葩”出墙来。

  湖南检察机关近日对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、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,有关他的种种奇葩故事,也同时浮出水面——钟爱粉红色,出门在外要带粉红色的洗漱用品;酷爱面食,有大厨一路随行,带着工具和上好原料,以备随时想吃就吃;每到一个单位调研,都要派人先去该单位为他“试温”:室内温度是不是保持在26摄氏度……

   早前流传的一些贪官“奇葩爱好”,同样令人记忆犹新——四川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,爱打乒乓球,市体育馆有专用乒乓球室,还有专用发球机、女陪练、更衣洗浴室。知情人透露:“他经常找来很多‘陪练’,但不管怎么打,基本对方都是只许输、不许赢”。武钢原董事长邓崎琳爱好游泳,经他亲笔批准,集团招待所将原先的露天游泳池改建为室内恒温游泳馆,只对领导开放。更奇葩的是,邓崎琳每次去游泳,都会提前清场,最后,游泳馆就成了邓崎琳“一个人的游泳馆”……

  搜索发现,“奇葩爱好”简直成了一些贪官的“标配”。当然,这些爱好再奇葩,也只涉嫌违纪,尚难直接贴上“贪官”标签。事实上,“违建别墅”才是引发魏民洲落马的导火索;徐孟加的案由则是受贿和滥用职权;邓崎琳的案由也只是受贿。

  但是,他们在职时那些奇葩的偏好,与最终翻船落马,之间没有因果联系吗?

  政声人去后,民意闲谈间。官员的爱好、偏好乃至癖好,往往更有传播力。民间流传过多个版本:有的痴迷风水玄学的研究;有的开会或旅游,逢庙必进,逢神必敬,逢佛必拜;有的是当地算命先生的铁杆粉丝;有的餐后必点女下属载歌载舞……这些言行举止,虽未触犯法律,但与他们后来的腐败堕落有着微妙的间接联系,也可以说是量变到质变的一个积累过程,甚至可视为腐败病毒“潜伏期”的表现。

  “疑罪从无”是法律上必须坚守的基本原则。但在法律之外,疑罪不定罪,不代表不要预警,不要诫勉。尤其对掌握公权力的官员而言,个人爱好就不完全是私人的、日常的小事情,而是关系到能否抵御腐败,能否正确行使权力的大问题。那些不敢公开曝光的偏好、癖好,就不是一般的“隐私”;一些已经遭致群众议论的“风声”,也不能简单地“从无”。新时期的监督执纪,推行“四种形态”:咬耳朵、扯袖子、红红脸、出出汗。今日“抓小”,或可避免明日“查大”,小过即问、小错即纠、小洞即补,也许能避免产生大过、大错、大洞。

  问题是,怎么及时发现官员的“小过”“小错”“小洞”?怎么有效监督并排除那些小的过错、纰漏,防患于未然?

  小过小错,大多数是早有端倪的——但凡“反常之举”,多留个心眼、多做个提醒,可能结果就会大不一样。但现实中往往是另一番情景:知情的不敢说,怕惹事的不愿说,与己无关的不想说,不知道的当然没法说。官员们那些奇葩的日常细节,特殊的习惯偏好,往往只是民间口口相传,并未引起上级的注意,更难进入“咬耳朵”“扯袖子”的程序,哪里会有当事人“红脸”“出汗”“排毒”的机会?长此以往,能不发作吗?

  身怀各式奇葩爱好,一些官员一路顺风地升官发财,暴露了这些地方和部门政治生活不正常不严肃,监督执纪不规范不到位。所以,“咬”和“扯”之前,要有一套严肃的健全的程序,向身边人员、下属部门,搜集相关信息并做科学分析,作为“咬”“扯”的主题。当然,也不能上纲上线、胡乱联系。

  咬耳朵、扯袖子、红红脸、出出汗,应当成为当下监督执纪的常态,党纪轻处分、组织调整可以是大多数,重处分、重大职务调整的是少数,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少数。常态,就要有常态的制度设计,要有常态的管理措施,巡视目光要覆盖到关键少数的常态。在那“奇葩”盛开的地方,监督执纪应当精准发力,抓早抓小。(周云龙)

来源: 解放日报